搜索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发新帖

金融科技提供助力 国有大行交出年度成绩单

时间:2019-4-15 16:04 0 81 | 复制链接 |

   近期,工、农、中、建、交、邮储六家国有大行陆续公布了2018年年度经营业绩。

  从年报中不难发现,着力发展普惠金融已成为各家机构稳步提升业绩的重要推动力。据记者统计,截至2018年末,六家大型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余额约5.87万亿元,涉农贷款余额约8.76万亿元。

  与此同时,六家国有大行也探索建立了独具特色的“路线图”,在服务实体经济、践行普惠金融方面发挥出了“头雁”作用。

  普惠金融机制不断健全

  自2017年国有大行陆续落地普惠金融事业部以来,经过一年多发展,各大银行结合自身特点,自上而下搭建普惠金融事业部垂直组织架构,形成强健“骨骼”,并从经营机制上持续加力,进一步疏通“血脉”,促进普惠金融体系顺畅运转。

  2017年4月,建设银行在国有大行中率先成立普惠金融事业部。2018年5月,建设银行将发展普惠金融作为全行战略进行部署安排,聚焦“双小”(小行业、小企业),并制定了普惠金融战略三年规划。

  本次年报也是建行第二次在定期报告中单独阐述普惠金融业务情况,从各项数据来看,这一战略规划成效显著。年报称,截至2018年末,建行普惠金融贷款余额为6310.17亿元,较上年增加2125.15亿元,增幅50.78%,余额和新增均居行业首位。

  普惠金融业务规模的扩展,与建行不断夯实的普惠金融机制密不可分。记者了解到,在过去近一年间,建行融合现代科技,针对普惠金融客户“缺信息”、“缺信用”等特点,借助模型设计、数据积累与系统开发,创新建立起有别于银行传统业务的“数据化、智能化、网络化”服务新模式,降低信息不对称,将金融科技优势转化为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

  与建行不同,农业银行生来就与“三农”、普惠息息相关。从2008年成立三农金融事业部,到2015年5月全面推开三农金融事业部改革,再到2017年6月全面启动普惠金融事业部改革,如今,农业银行在总行建立了“普惠金融事业部+八大后台中心”的事业部架构,37家一级分行(直属分行)和重点二级分行成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形成了具有农行特色的“三农金融事业部+普惠金融事业部”双轮驱动的普惠金融服务体系。

  2018年初,农业银行还专门设立普惠金融专项激励战略费用与固定资产投资计划,支持分行拓展小微企业客户、完善普惠专营机构。如今,农行已在二级分行及以下机构设立799家专营机构,在小微企业聚集地区培育形成100家小微金融服务示范行,提高专业服务能力和精准服务能力。

  在经营机制方面,农行建立了普惠金融事业部“五专机制”———专门的综合服务机制、统计核算机制、风险管理机制、资源配置机制和考核评价机制。此外,农行还单列小微企业信贷增长计划,重点支持单户授信1000万元及以下的小额贷款客户。截至2018年底,农业银行监管口径普惠重点领域贷款余额 4937 亿元,同比增速 28.9%,高于全行各项贷款同比增速17.4个百分点;贷款户数 244.5万户,较年初增长28.4万户;小微企业贷款余额14252.92亿元,同比增长4.5%。

  同样成立了普惠金融事业部的交通银行,重点聚焦服务小微企业。交行一方面制定下发《关于贯彻落实监管要求进一步加强普惠金融服务的通知》和《关于进一步加强小微企业金融服务的通知》,明确业务拓展、产品创新、渠道建设、资源配套等措施,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创新产品和服务模式,主动减费让利,简化流程,打通金融活水流向小微企业的“最后一公里”;另一方面,以金融创新为突破,率先在大型银行中提出“搭建专营机构、专门服务科技型小微企业”的总体思路,积极推进政策制度、机构建设、产品服务等方面创新,支持科技创新小微企业发展。同时,交行还对未能达成普惠金融监管指标的分支机构降档考核。

  中国银行则依托中银集团资源,发挥集团化、多元化的优势,打造了全集团实施的普惠金融服务体系,即“1+2”的普惠金融事业部实施架构。其中,“1”是指中国银行法人,“2”指专门从事普惠金融服务的中银富登村镇银行以及中银消费金融公司。

  一方面,在中国银行法人层面,全部36家一级分行都已经成立普惠金融事业分部,各二级分支行成立了普惠金融服务中心,并配置专人负责普惠金融业务,同时全行1万多家网点都将作为普惠金融基础服务网点。另一方面,中银富登村镇银行通过规模化、批量化方式,自设及并购的100家村镇银行,成为县域普惠金融服务的生力军。中银消费金融公司则专注于二三线城市金融服务弱势群体的小额金融贷款服务,目前已覆盖全国近200个城市,合作商户及网点逾千家,为超过200万客户提供便捷、专业、灵活的消费融资服务。

  为小微企业融资解“渴”

  “今年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要增长30%以上。”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对国有大行提出了新要求。而这样的政策引导已经初见成效,比如服务普惠金融的“建行模式”。

  具体来看,建行推出了多项新服务来扩展其普惠金融业务规模。例如,创新“小微快贷”系列产品和平台化经营模式,累计投放贷款超过7100亿元,惠及小微企业55万户。年报称,其普惠金融“建行模式”推进批量化获客、精准化画像、自动化审批、智能化风控、综合化服务,实行一分钟融资、一站式服务和一价式收费的客户信贷体验。

  通过政银企合作,精准识别优质客户,助力小微企业发展,则是邮储银行普惠金融的创新之举。该行升级推出全流程线上化的“小微易贷”,面向优质客户发放信用贷款,目前已经与13家省级税务部门实现对接,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局实现网上数据共享,与科大讯飞、部分省发改委、工信部等部门实现了大数据对接。截至2018年末,该行线上化“小微易贷”已在24个省实现放款,户均67万元。

  致力于完善小微金融服务,也是工商银行2018年的业绩亮点。“做好小微,工商银行就有大未来。这是全行的共识,也是我们的战略选择。”工商银行行长谷澍介绍说,根据这个路径,工行一方面加快产品和服务创新,另一方面加快小微中心建设,完善民营和小微企业服务保障机制,在服务民营和小微企业上发挥了重要作用。

  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末,在工行有融资余额的民营企业近8万户,较上年增长10%,占全部融资企业客户数量的近80%;贷款余额1.78万亿元,较年初增加1100多亿元,处于市场领先水平。普惠金融全面完成监管要求,单户授信总额1000万元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3216.85亿元,较年初增加492亿元,增幅18.1%;小微企业贷款客户30.8万户,较年初增加9.1万户。

  2018年,工行针对小微企业的产品创新成效显著,其中“经营快贷”纯信用线上产品已为60余万户小微企业授信超过3000亿元,累计发放贷款400多亿元;针对有房产抵押的小微企业量身打造的线上产品“e抵快贷”,从业务申请到放款最快2个工作日即可完成,该产品推出3个多月时间融资余额已突破40亿元。对民营和小微企业平均贷款利率低于市场平均水平,其中去年四季度新发放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不到4.5%。

  “去年9月,工行提出力争未来三年公司贷款增量的三分之一以上投向普惠金融领域,普惠贷款年增幅30%以上,实现三年翻一番。”谷澍说,“今年的普惠口径小微企业贷款增长目标在1000亿元以上,截至目前,工行已经完成了接近一半的目标,其中,一半是通过线上新产品发放的。”

  普惠触角深入贫困地区

  2018年,国有大行在继续推进“三农”服务的基础上,进一步将普惠的触角向贫困地区延伸,并加大对“三区三州”等深度贫困地区服务力度。

  在渠道布局上,建设银行的新设网点向县域倾斜,2018年新开业服务小微、“三农”、双创、扶贫攻坚的网点135个,进驻空白县域51个。另外,建行旗下的电商平台善融商务开展了电商扶贫,已获准加入商务部“电商扶贫联盟”。截至2018年末,当年新增扶贫商户1938户,累计入驻扶贫商户3878户,扶助范围扩大至845个贫困县,全年扶贫交易额100.07亿元。

  农业银行聚焦精准扶贫、深度贫困地区扶贫和定点扶贫三大重点,积极探索“小额信贷扶贫模式”、“特色产业扶贫模式”、“互联网金融扶贫模式”、“政府增信扶贫模式”等金融扶贫模式,因地制宜延伸服务触角。同时,农行向832个国家扶贫重点县机构单列800亿元专项信贷计划,额外配置1亿元业务费用和1亿元工资进行专项激励,并在用工计划、招聘政策、培训资源等方面向贫困地区倾斜。截至2018年末,农行在832个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贷款余额9239亿元,较上年末增加1088亿元,增幅13.3%;在深度贫困地区贷款余额 3325亿元,较2017年末增加 385亿元,增幅13.11%。

  邮储银行则开发专门产品体系,大力支持农业生产,构建了农户贷款、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贷款、涉农商户贷款、县域涉农小微企业贷款、农业龙头企业贷款五大涉农贷款产品体系,围绕农林牧渔各行业特点,创新抵质押方式,先后将大型农机具、大额农业订单等纳入抵质押物范围,推进“两权”抵押贷款产品试点。并且积极支持国家粮食安全、一二三产业融合、小农户和现代农业有机衔接、美丽乡村建设等乡村振兴重点领域。2018年,邮储银行涉农贷款余额1.16万亿元,较上年末新增1072.86亿元,增长10.18%;普惠小微企业贷款户数145.77万户,余额5449.92亿元;金融精准扶贫贷款余额(含已脱贫人口贷款)938.58亿元,较上年末新增322.94亿元,增速达52.46%。

  金融科技提供助力

  分析年报不难发现,各大银行都在探索将科技运用于普惠金融实践当中,并在此基础上重新探索普惠与风控、收益之间的关系。

  对此,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表示,普惠金融具有明显的长尾特征,小额、分散、数量众多,市场空间大,通过传统的银行业务模式和产品开展普惠金融业务,具有明显的不经济性和低效率性。金融科技以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移动互联等技术作为核心,其优势是针对金融的长尾市场,提升效率并降低运营成本。

  在具体操作中,如何利用金融科技助力产品创新?农行重点解决小微贷款流程繁琐的问题,该行上线全线上纯信用的小微企业法人信贷产品———“微捷贷”,截至2018年末,信贷客户突破2万户,累计贷款超过100亿元。同时,农行还创新推广供应链金融模式,发展“数据网贷”业务,向核心企业上下游小微客户提供全线上化融资服务。截至2018年末,农行共推出小微特色信贷产品130余项,为众多核心企业的上下游小微企业发放贷款2.3万笔,总额达到91亿元。

  工行推出工银小微金融服务平台和经营快贷、网贷通、线上供应链融资三大产品相结合的普惠金融服务体系。交行推出了线上优贷通、线上税融通等全线上小额信用贷款产品。邮储银行利用大数据风控、场景获客等手段,开发“极速贷”等线上产品。截至报告期末,“极速贷”试点4个月,累计放款4.68亿元。

  建行则从解决信息不对称方面着手,实行小微企业融资“正面清单”,推出了“小微快贷”系列产品,截至2018年末,累计为55万客户提供了超过7100亿元贷款;构建“惠懂你”一站式服务平台,使普惠金融服务触手可及,截至2018年末,平台交付市场仅三个多月,下载量即突破260万次,访问量达620万次。

  普惠金融业务模式是否成功,关键要看其收益能否覆盖风险和成本,是否真正实现商业可持续。

  在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看来,金融科技不仅提升效率,也为银行提供了很多风控手段和风控思路。“通过互联网、大数据等金融科技手段,包括与第三方合作来获取被授信对象的信息,通过场景金融、供应链金融等全面、迅速地了解被授信对象的信息情况以及企业资金周转情况等,以更好地把握风险。”温彬说。

  以建行为例。建设银行风险管理部负责人表示,该行探索建立了利用人工智能、大数据所构建的一整套风控体系,可实现线上风险排查系统排查问题客户、风险模型管理组件评价客户风险、全面风险监控预警平台提升预警风险管理能力等,与一般的线下管理模式有很大不同。同时,该行推进贷后专业化和押品集约化管理,提升风险处置效能。

  风控体系的完善带来的是不良率持续“双降”。2018年末,建行不良贷款余额2008.81亿元;不良贷款率1.46%,较上年下降0.03个百分点;减值准备对不良贷款比率208.37%,较上年提升37.29个百分点。

  “建设银行做普惠是赚钱的,只要把风险控制住了肯定是赚钱的。”建设银行副行长章更生在业绩发布会上说,“我们曾经吃过亏,赔了血本,小微企业不良率曾经高达8%,但现在建设银行新发生普惠金融贷款不良率为0.3%左右,不到0.4%。”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列表 返回顶部